B生活港 >告别以后,如何用悲伤疗癒自己? >

告别以后,如何用悲伤疗癒自己?

2020-06-25 04:48| 发布者: B生活港| 查看: 478| 评论: {php} echo

告别以后,如何用悲伤疗癒自己?

只为 你的悲哀已揉进我的
如月色揉进山中 而每逢
夜凉如水 就会触我旧日疼痛
──席慕蓉〈非别离〉

今年是我行医第四十年,四十年来,我看到台湾对病人照顾有很大的改变。近二十五年来我专注于妇科癌症,回想多年前行医伊始,癌症医师面对癌症,可用的治疗不多,许多时候医师都束手无策,这时医师有两种态度,第一种是面对治疗失败,深觉无以面对病人,于是渐疏访视,病人就在医师的态度上面看到自己的前景,彼此无能为力。第二种态度则是深觉挫折和愧疚,虽仍维持日日巡房,但就如电影《心灵病房》(Wit)里那位年轻医师杰森,每天探访病人时只剩一句台词:「How are you doing today?」

随着医学的进步,我们看到许多绝症都已渐有有效的治疗和控制,尤其在一九八○年以后,安宁缓和医疗的风潮已传到台湾,五十年前桑德丝Cicely Saunders 所创始的Hospice(临终关怀,又称安宁照顾)的概念在台湾迅速被大家认同而推展,清楚楬橥对末期病人须有效的疼痛控制和症状治疗、给予病人尊严、同理、尊重,即使我们对疾病已无法治癒,我们仍有许多着力之处施行安宁缓和医疗,尤其是全人、全队、全程、全家、全心的照护原则,已经成为医疗极限处医疗团队共同遵循的準则,而多专业团队的照护方式,更是从陪伴病人延伸到陪伴家属,从追求使逝者平安,延伸到使生者也无憾。近年来灵性关怀师的纷纷投入,更使善终和善生更为周全。

提到善生和善终,就不由得令人想到长年在善生和善终这个主题上努力的冯以量。冯以量是知名的资深辅导员,他处理过的个案经历远逾千例,他精于提供个人辅导、家庭辅导、团体辅导,提供家庭重塑、丧亲失落辅导与临终关怀,他并因如此丰富的经历,在辅导人中他也重新一再的挖掘自己心灵深处的自我,并有所成长。他说:「丧亲的痛永远走不完,它只能不断的转化,就像被烙印的伤疤,虽然永远无法磨灭,可是能够结疤,不会永远淌血。」这是冯以量多年经验的结晶,也是他自己从幼年丧父、丧母的心灵困境中破茧而出的成长经验。

如今他将多年处理丧亲者的核心议题「如何处理哀伤」的丰富经验,藉着一个又一个的实例写成本书,让读者学习如何让「凝固的哀伤融化」,让爱与思念在正向的思绪中温馨的流动,正向的面对哀伤,使它成为一种力量。

十九世纪美国小说家华盛顿.欧文Washington Irving说:「There is a sacredness in tears. They are not a mark of weakness, but of power. They speak more eloquently than ten thousand tongues. They are the messengers of overwhelming grief, of deep contrition and of unspeakable love.(泪水是神圣的,它不是柔弱的记号而是力量的表现,泪水远胜于千言万语,诉说着强烈的哀伤、深沉的悔恨,以及无可言喻的爱。)」着名的生死学大师伊莉莎白.库伯勒-罗斯Elisabeth Kübler-Ross也说:「哀伤的五个阶段是一个骨架,让我们可以学习如何与我们逝去的亲人一起生活下去。」

「正向的面对哀伤,让爱与思念在正向的思绪中温馨的流动,使它成为一种力量」是我感受冯以量此书所传达的最重要讯息。

我近年来多参与台湾安宁照顾基金会事工,对心灵照顾有较多的接触,有幸能先读冯以量此书,深受感动并多学习,深愿藉此推荐,是为序。


图文推荐

推荐阅读